焦点信息网|手机

成都画报|成都第一份独立咖啡店动态指南


打开百度地图,搜索茶馆二字,各城市中,成都的数量是15670家,是北京的五倍,上海的四倍,广州的十五倍。再搜索咖啡馆二字,发现成都的咖啡馆数量是4842家,仅次于上海和北京。
 
在一个茶文化主导社交场所的地域,全世界茶馆最多的城市,一种外来饮品如何俘获大众味蕾,就像早期进入中国的传教士肩负重任一般。在茶馆生活氛围里,培养一批咖啡消费的死忠粉,精品咖啡的信徒,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议题。
 
成都UID Cafe内景

成都“中央厨房”青石桥,有一户专门批发咖啡豆,售卖咖啡器具的店铺,非常不起眼,店主是成都最早一批贩售咖啡豆和咖啡器具的商人,他说在成都90年代起就有很多人在喝咖啡了,那时的他,已经懂得用精美的器具冲泡咖啡,并渐渐成为一种习惯。

有意思的是,1998年创立的成都本地餐饮品牌良木缘,成为了在认知上,对城市人消费培育的开始,虽然去良木缘的人并不是为了真正地喝一杯咖啡。良木缘卖的是咖啡,但内里还是一种茶馆文化,人们如果不约在茶馆,就会直接说约在哪里哪里的良木缘见吧。而咖啡和炒饭搭配,实在是一种另类的画风。但不能否认的是,年轻人的社交场所开始转移到咖啡店。
 
今天距离星巴克在成都开设的第一家门店已过去11年,星巴克里,有老人,有小孩,有游客,有讨厌它的人,更有真正的咖啡爱好者,甚至是独立咖啡店的专业咖啡师。
 
咖啡店的崛起,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成都人有钱有闲,更在于对街头文化、公共空间的一种需要,成都人是热爱交流的,是不摆龙门阵会死星人,是内陆城市里最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
 
具有社区咖啡店气质和功能的醒食门店

在国内,咖啡店是城市化浪潮的产物,那是属于年轻人的更有活力的生活方式代名词。在成都,有全国第一家致力于美式复古文化推广的咖啡店,那里除了贩售专业的咖啡,还有手工皮具课程,主办复古集市,还有结合hipster文化和纹身工作室开在一起的咖啡店。
 
到今天,像青石桥咖啡商人那样的存在,在这座茶馆经济主导的城市,越来越多了。在成都,自己烘焙咖啡豆的供应商多达几十家,独立的咖啡工作室日渐兴起,在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之下,手冲咖啡更是刷爆社交网络。一家咖啡店卖不卖单品手冲咖啡,什么机器,豆子是自己烘培还是代烘培,成为了判断一家咖啡店有多靠谱的标准。我们在咖啡店喝咖啡,除了社交需要,也会在乎咖啡的品质,浅烘深烘,单品还是拼配,产地哪里,是否符合自己的调性,是不是独立设计风格,有没有细节控的咖啡师。
 
独立咖啡店由此,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知乎上,有人给独立咖啡店这样几个标准:

无中餐
老板要亲自经营
面积在100平以内
独立品牌非加盟
店里要放 indie music
店里的咖啡销量要占总体售卖产品的50%以上
老板重视与顾客的交流,在乎客人的具体感受
最好有纹着花臂的咖啡师
 
我们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咖啡师,或者咖啡店的主理人,看看他们是怎样一种生物,开了怎样一间店,如何在被茶文化夹击的城市里另辟蹊径,传递一种生活态度。

国外的barista肖像
 

UID Cafe | 张帆



六年咖啡师职业经验,因为长期供职于UID Cafe,渐渐被UID 所倡导的生活方式和态度影响,爱上手工皮具和独立摄影,喜欢在咖啡饮品上创新,加入个人风格化的调配方式,最爱单品水洗埃塞俄比亚。


UID是成都最早开始推广精品咖啡文化的一员,在许多barista心里,是开拓者的形象,它更像一个使者,承担了传播美式复古文化的职责。

 

Let’s Grind | 干施林



一个“网红般”的咖啡师,常常称自己为“过气冠军”,Let’s  Grind 恐怕是独立咖啡店里单纯只靠卖咖啡可以正常运营的店,在茶馆文化主导的语境里,已经是一种难得的成功。


冠军永远只是冰冷的头衔,人们对一杯好咖啡的认同,对独立咖啡店的价值认同,才是一种无法替代的存在。

 

New School | 王杰



王杰先后供职于UID和门得鲤,现在开了自己的独立店面 New School,New School应该是成都最具hipster气质的咖啡店,主理人王杰不光有酷酷的纹身,还是长跑爱好者,骑行爱好者。以和纹身工作室结合的方式运营咖啡店,往来店铺的纹身达人络绎不绝,这称得上是咖啡店的一道别致风景。


店里售卖的咖啡豆,来自欧洲顶级咖啡厂牌,如伦敦的Square Mile、挪威的Time Wendelboe。

 

Five Elephant | Naza



德国三大精品咖啡品牌之一,中国首店落户于成都,主理人Naza曾留学英国,这次指南中两位女生barista其中的一位。Five Elephant的豆子,是北欧浅烘的代表,德国创始人Kris会亲自深入非洲、拉丁美洲原产地选取豆子,Naza认为他们最在乎的是积累咖啡制作的数据,甚至包括天气,收集这些数据,是为做出下一杯更好的咖啡。


Five Elephant离开故乡柏林来到成都,也上了咖啡界的国际权威媒体Sprudge的头条。

 

Jason‘s Coffee | Jason



主理人Jason, “不务正业”的咖啡师,出身于化工专业,对制作咖啡的参数,配比拿捏有先天优势。但他并不觉得精湛的技术有什么了不起,谁能把咖啡文化播撒地更广更深才最厉害,所以Jason是很喜欢星巴克的。


他觉得人和人的联系是咖啡店的重要功能,不希望自己的店被过度拔高调性,所以去Jason家的咖啡店,感觉就像一个开放式车间,袋装豆子就放在门口的货架上,可以看到店员在门口烘豆子。


The Sense | MR. WU



主理人 MR. WU,在试营业的时候就与AS的主创认识了,那时,醒食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火。只记得,老吴当时非常乐意分享醒食从无到有的每一个小故事,为了开这间店,醒食的合伙人筹备了两年,当时开玩笑说:不要总是来网红啊,我们希望服务更多社区的人。


醒食运营已有大半年,让主理人意外的是,来店的顾客里百分之七十都是来买同一款咖啡的,咖啡消费已成为人们的刚需,而不仅仅是一种社交需求。


Aftaste Kaffe | Sean



一家开在城中,便于商务新贵出没的咖啡店,主理人Sean来自台湾,本科理工专业研究生读了哲学,之后投身咖啡烘焙。Aftaste Kaffe是Sean自己创造的新单词,想要强调咖啡的回甘余味,没想到和丹麦语里的“探索”一词拼写相同,店里主要售卖精品咖啡和意式咖啡,而手冲咖啡被放在了菜单的首页,除了咖啡没有别的饮品售卖,“来我们店不喝咖啡的话真的没有别的选择”。


令他意料之外的是,来店顾客消费手冲咖啡和意式咖啡的比例差不多持平。


UM! coffee brewer | 潇潇



这是指南里唯一一家开在游客圣地的独立咖啡店,只有四平米的空间,E61配上亲民的咖啡价格, 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女主理人潇潇是一个曾有八年策划经验的稳定收入者。如果barista都有个人风格,那么她应该是很有想象力的那一种。


自制的咖啡樱桃汽水可能全成都只有一家了,会全世界搜罗新的咖啡口味来研究,明朗爽快的性格和街头风的小店气质非常搭调,任何时候,人才是最有趣的存在。

 
热爱美式复古文化的街娃儿们在独立咖啡店






阅尽 此城

成都画报|一份写满成都的在线读物

dingli_cd@126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者合作意向请给我们写邮件吧

112seo.com(皖ICP备14007495号-6) 2017-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