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信息网|手机

古代妃子伺候皇上前竟要服这种东西......


第1章 撕裂苍穹
        2018年,冬,千年奇寒。
        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九尺冰雪,天地罕见。
        “死!”一声悦耳声音在半空中轻轻响起,声音不大,却宛如惊雷浩荡。
        随着声音响起,数里方圆,厚厚的冰雪竟然凭空塌陷十米!
        “噗嗤”随着冰雪塌陷,无数个深藏在冰雪里的人,一个个喷血而出,瞬间爆成一团团血渍,染红了附近的冰雪。
        秦凰脚步轻扬,足不点地踏在半空中,仿如人间仙子。
        她每走一步,步步生莲,脚步之下那金色雪莲凭空绽放,将她完美托住。
        任谁看,她都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但,她却有着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世界第一高手,不朽神凰!
        “轰!”大地再次爆响,两架身高百米的钢铁大怪物被人从雪地里推了起来,它们身上的战斧导弹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直接轰向了一步步在半空中行走的秦凰。
        “原来,你藏在这儿吗?”秦凰冷笑,挥挥手,至尊神物冷月轮在她指尖轻轻划动。
        下一刻,六枚足以摧毁大半个上海的战斧导弹,竟然无声无息的裂成了无数瓣,与它们一起裂开的,还有那两台用复合钢打造的米国超级机器人‘阿波罗’。
        看到这一幕,雪地里,上百人从各个方向各个角落里站了出来。
        这些人里,实力最差的也是各国各特种部队里的超级兵王、生化战士,甚至还有英国的圆桌骑士、日本的幕府将军,而更多的,则是华夏的古武强者。
        秦凰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冷冷的对着虚空问道:“你还要藏下去吗?就算是你藏到天边,你也死定了!”
        那些超级武士大怒,这时候一声轻佻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秦凰,你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啊,你体内的钋元素足以毒死十亿人,你居然还活着,不愧是我最爱的女人啊,哈哈哈!”
        “住口!”秦凰顿步,脚下金莲裂开数道裂纹,万千弦光闪烁。
        那些超级战士大惊失色,全力出击,这些人竟然爆发出比导弹还要绚烂无数倍的攻击。
        但下一刻,寂灭于无声,那一道道弦光连同着他们的攻击与身体一起瞬间被切斩成了碎片!
        血流成河!
        万籁俱静!
        秦凰嘴角发黑,但仍旧掩饰不住她万分之一的艳光。
        “叶放歌,你不配叫我的名字,也不配在我面前提爱字!今日,哪怕是死,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断!”
        秦凰咬碎银牙,凤目含泪。
        三日前,她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为她有个最爱她的男人!
        可就是这个男人,居然对她痛下杀手!
        而后,他更是亲口告诉她,他接近她,只不过是为了她的冷月轮与她身后的财产!
        也就是说,那些曾经的美好全部都是她幻想出来的,她中了那个男人的诡计!
        只是他错估了她的实力,钋元素是人间最强毒素不假,可她,是秦凰!
        叶放歌终于慌了,他指挥着那些超级高手冲上去,并且蛊惑着他们。
        “上啊,快上啊你们这些废物,秦凰只有一口气了,钋毒深入她的肺腑,给我杀了她,杀了这个贱人!”
        秦凰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没错,她是毒发了,但是她就算要死,也绝对带着这些人一起下地狱。
        想到此处,秦凰闭眼,微笑,一把捏碎了冷月轮。
        “铿!”的一声,只见万道白光闪烁,以秦凰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弧射一去,一瞬百里,切割天地!
        只见所有的高手,所有的杀招,还有那个让她爱,更让她恨的男人,瞬间毁灭!
        金莲终将崩碎,秦凰则似一叶飘逸杜鹃,从高空落下。
        就在此时大地上,忽然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将她一口吞了下去……
        大周皇朝北部,大雪。
        秦王府张灯结彩,喜气连连,因为秦王爷的废物长孙女秦凰终于嫁出去了!
        九年前秦凰是整个秦王府的骄傲,是整个大周皇朝最有潜力的超新星!
        可是随着一场阴谋降临,秦凰父母被杀,她本人更是根基被毁,原本在朝中如日中天的秦王府瞬间沦为了二流勋贵。
        即便秦王爷功高盖世,修为绝伦,但却年事已高渐渐淡出皇朝高层,甚至是连秦王府的事情他都不再过问了。
        两个月以前,秦凰的二叔,现在的秦家管事人秦烈武直接将秦凰下嫁给了高城童家,那个连勋贵都不算的商贾……
        据说淡出之后闭关修行的秦王爷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吐血三升,至今昏迷不止。
        一位王爷谪孙,居然下嫁于普通的商贾,一时间,长安城内外谣言四起,大家都戏称秦王府是陨落得最彻底的勋贵世家……
        高城,童家,同样张灯结彩,内府,一群人正在喝酒庆祝。
        一名下人快步走到童家家主童伟博面前低声说了一句话:“老爷,少爷出门去找柳家小姐了。”
        新婚夜,竟然抛下妻子出去鬼混!
        童伟博并不在意,淡然一笑又与自己的朋友喝酒了,不过在他心里却无比的舒畅。
        秦王府,曾经那高不可攀,肆意侮辱他童家的人,现在,对秦凰的凌辱才刚刚开始,这,就是对秦王府的报应!
        而在这个时候,洞房里,房梁高悬着三尺白绫上吊着一个人,受不了此种屈辱的秦凰终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谁也没有看到,一道光,无声无息的从天而临,透过房顶,钻进了秦凰的身体里。
        “来人啊,秦大小姐上吊啦!”两名侍卫发现了自杀的秦凰,将她放下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没有人前来,因为没有人重视这落魄秦王府的废物小姐。
        “啧啧,虽然是个废物,脸也长得恐怖,但是这身子还真是有够软的啊,这胸,这臀,这腿,反正是死了,少爷也不待见她,不如便宜了咱们哥俩吧,嘿嘿。”
        两名侍卫邪笑起来,然后把秦凰抱到床前一起解她的衣服,其中一个侍卫把她的头发打散遮住她的左边脸来,因为她左边脸恐怖似恶鬼!
        正当两名侍卫伸手在秦凰身上游走的时候,她的眼睛蓦地睁开了。

 

第2章 初露霸气
        感受到有人胆敢在自己身上乱摸,秦凰眼中的杀机一凛。
        “你们,都该死!”冰冷的声音,从秦凰嘴里吐了出来。
        两名侍卫先是吓了一大跳,接着又释然了,其中一个不屑的嗤笑起来:“你一个废物吓唬谁呢?反正少爷不会碰你的,不如便宜了我们兄弟吧,放心,我们会让你很爽的!”
        听着对方的阵阵淫笑,秦凰气笑了,已经好多年没有人胆敢这样对她说话了。
        不再说话,秦凰指尖轻扣,结果竟然发现体力真气却是荡然无存。
        这时候秦凰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的捏碎冷月轮的一刻,她是绝无可能活着,那么现在……
        随着秦凰稍一失神,秦凰的身子便再一次的被两名侍卫占领了。
        “找死!”
        就算没有了真气,秦凰仅存一身格斗体术,也是超一流的高手!
        只见秦凰掌一屈,一放,寸劲外放。
        只听“轰!”的一声,那个匍匐在她身上的侍卫惨嚎一声飞了出去。
        在另一人吓呆的同时,秦凰挥掌如刀,狠狠的切在了那侍卫的喉结上,那人立时抱着喉咙干咳了起来,只是任他如何努力,也休想再吸入半口空气。
        秦凰长身而起,脑子里却是轰然一响,这一个世界里这个名叫秦凰的女子的记忆汹涌而来。
        像是过了很久,又像只是一瞬,秦凰目吐精光,带着目空一切的霸气喃喃自语:“秦凰,你放心,你所有的委屈我一力承担,并且,百倍奉还!”
        ……
        高城童家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户,童家只有一个优势,那便是有钱,只是大周皇朝信奉士,农,工,商。
        商人,在大周皇朝是最低贱的,所以在九年前童家厚着脸皮去向秦王府求娶一位偏房小姐时吃够了白眼。
        只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秦王府会落魄到向童家这种商贾示好呢?甚至愿意把当初羞辱他童家的仇人女儿许配给童家。
        所以,给新娘子点颜色看看是童府上下统一的决定。
        新郎官童勇佳更是在洞房花烛夜彻夜不归,与其对着秦凰这样的丑八怪家废物,还不如去青楼养一个歌姬更爽快。
        刚刚浪回来,带着一身的脂粉气的童勇佳回到童家后,带着十分的戏虐的笑容推开了新房。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那个出身高贵的女人哀怨的样子,想想那种感觉,童勇佳都会兴奋得不能自已。
        可是,童勇佳推开门,竟然感受到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而他心中那个哀怨的女子,竟然端坐在四方桌前喝早茶。
        只是地上……那价值十两银子一寸的名贵地毯上,竟然摆着……一堆人。
        嗯,是一堆人,一堆被斩碎的人!
        手,脚,人头,大腿,心,肝,内脏……
        “呕……”从未见过如此阵仗的童勇佳瞬间被吓吐了,连跟随他的侍卫也脸色难看的要命,立马有人马上去通报家主去了。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那个坐在四方桌前的女人,她居然还安静的坐在那里喝茶,难道她不怕吗?
        很快,童伟博来了,看到那堆尸体,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秦凰,这是怎么回事?”童伟博很愤怒,也感觉有些诡异。
        因为秦凰这个废物,竟然那般的镇定自若,跟嫁过来时的委屈与不甘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凰没有回答他,放下茶杯,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人气。
        “童伟博,你可有功名在身?”
        被秦凰如此一问,童伟博下意识的回答说没有,可是马上他就脸红愤怒了起来,这个废物,凭什么敢这样质问他?
        不等他开口,秦凰又问:“那你,以及你身后童府中人,可曾上场杀敌,立过军功?”
        童伟博再次下意识的回答:“没有!”说完后,他就傻眼了,他想不通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被这废物小姐牵着鼻子走了。
        可是不等他想明白,秦凰猛的一拍桌子:“你既无功名,也无军功,居然见本郡主而不跪,还胆敢直呼本郡主名讳,是谁给你这样的狗胆!”
        “刷!”童家人被这句话吓得脸都白了。
        秦王府是没落了,但,那毕竟是皇朝敕封的一等王爵。
        秦凰虽然是个废物,但她身上的确顶着一个‘清河郡主’之名。
        而童家这种理论上地位比农民还要低两等的商贾,见她的确是要跪下的,这都是大周律历规定的。
        只是,平时童家人谁也没拿这个郡主名号当回事过,平时没当回事过,今天亦然。
        因为,秦凰这个郡主只是一个没落的王府嫡孙。
        有尊贵的身份又怎么样?
        有钱能使鬼推磨。
        既然嫁进了童家,那便是童家的人,童家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是所有童家人的心声,童勇佳父子只是被吓了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同时冷笑。
        “郡主?呵呵,嫁到了我童家你就是我童家的猪狗,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可是花了一万两黄金从你二叔手里把你买过来的,没有了秦家人为你出头,你认为你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吗?”
        二叔么?秦凰从记忆里‘看’到了那个满脸猥琐的男人。
        童勇佳接过父亲的话头,接着冷笑道:“我知道了,你是在生昨天洞房我没回来的气吧,哈哈哈,再告诉你一个大实话吧,咱们童家把你买回来就是用来羞辱的!就凭你这臭八怪老子还看不上呢,郡主?啊呸!”
        秦凰冷笑,起身,走了出去。
        “既然你们如此藐视皇权,那我便去官府击鼓,问问高城知府是谁给了你童家藐视皇权的底气的?”
        “哈哈哈,你走得出这院子吗?给我拿下她!”童勇佳一脸戏虐的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秦凰,开始发号施令了。
        他的身后,几个侍卫冲了上去。
        “废物,秦凰你记住,你只是一个废物,从你九岁那年起,你就是一个废物了,你……”
        童勇佳的声时嘎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一个比秦凰高两个脑袋的魁梧佳卫被她轻飘飘的一掌打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第3章 血洗童府
        寸劲,讲究的是瞬间的爆发力,方寸之间,威力无穷,练到极致,可手断金石。
        秦凰现在修为不在,虽然做不到手断金石,但打断一个壮汉的肋骨还是不成问题的,顺便震碎了他的脾,三个月内这侍卫都只能躺在床上了。
        不动如山,动则天崩!
        秦凰出手,神器鬼朽……
        寸劲,莲花,咏春,斩喉,断子,夺目,一步伤一人,秦凰不留情!
        看着秦凰如同穿花蝴蝶盘将侍卫打成残废,童家父子慌了,不停的自语。
        “她不是废物吗?她不是废物吗?她怎么还有如此犀利的武技?”
        “高远,高达,还不快来拿下这个废物……”童家父子大吼大叫。
        屋外冲来两道身影,速度很快,两人拳脚间隐隐有金光涌动,那一招一式,和传统的真气都略有差别,更像是一种莫名的功法。
        碰上高手了!
        秦凰微微蹙眉,现在打起来很吃力,寸劲破不了人家的防御,莲花速度不如人家的快。
        秦凰心中感叹,这具肉身实在太废物了,竟然连她前世百分之一的功力都发挥不出来。
        短短数招时间,秦凰竟然被他们锁住手臂擒拿了下来。
        秦凰无力的动了动手臂,郁闷得想死,要是她修为还在,要是她冷月轮还在,只需动动手指,比这两个还强一万倍的人都得灰飞烟灭,可现在,她却沦为了阶下囚。
        秦凰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虎落平阳被狗欺了。
        “哈哈哈,你个臭婊子,你再嚣张啊!”童勇佳冲上来在秦凰的右边漂亮的脸蛋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秦凰不再挣扎,只是眯起眼睛看着童勇佳。
        前世今生,都是遇到这种贱男人,还真是讽刺!
        “看什么看,臭婊子,还想去告官?呵呵,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
        秦凰心中苦笑,认命,她不肯,但是自杀的勇气,她还有……
        就在秦凰闭上眼睛的一刻,她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女声。
        “地球系统,开启!”
        秦凰猛的睁开眼,活见鬼了,地球系统?什么玩意儿?
        秦凰睁开眼,什么都看不到,再闭眼的时候,眼前居然是一个大圆盘,一组信息万兽奔腾般进入了秦凰的脑子。
        抽奖大圆盘,可随机得到圆盘上的物品,因为是赠送的一次抽奖机会,所以大圆盘上物品全部是一个问号代题的。
        秦凰还处在懵逼中,不过穿越这种事她都接受了,系统这种玩意儿她还是能接受的,下意识的点了一下抽奖……
        “把她给我吊起来,今天就让这废物偿偿我们童家的家法!”童勇佳显然对虐待身份尊贵的秦凰很有兴趣,兴奋得脸都红了起来。
        秦凰被吊了起来,可是她的心却沉在了大圆盘抽奖里,看着指针慢慢的停下,一个圆标被点亮了。
        “沙漠之鹰,使用时间,五分钟。”系统不带感情的声音,秦凰下识的一抓,然后她的手里就多了一把崭新的沙漠之鹰。
        握着那熟悉的枪柄,秦凰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她的手虽然被绳子绑着,可是这种绑法跟秦凰看来与儿戏无异,她至少有十种脱身的方法。
        看着被吊着的秦凰像是变魔术似的从绳子里挣脱了,童勇佳顿时恼了,吼道:“蠢货,你们是怎么绑的,快点把她给我吊起来,老子要狠狠的抽这废物一顿!”
        那两名高手围了上来,想要故伎重演的抓住秦凰,秦凰抬手,枪口对准了其中一人的额头。
        “砰!”
        枪响,脑碎。
        清脆的声音惊住了人,恐怖的画面吓破了魂。
        那可是元气境的武士啊,在军队里都可以做伍长的武士啊,居然被秒杀了!
        另一名同样有元气在身的侍卫又惊又怒,大吼一声扑了上来。
        “砰!”枪响,人亡!
        正中眉心。
        “还有两分半钟,死亡盛宴,正式开始!”
        砰!
        砰砰!
        砰砰砰砰砰!
        枪无虚发,弹弹命中眉心,只十秒钟,童家在院子里的所有人,死亡!
        童家父子是最惨的,两人身中数枪,手脚身体,痛苦哀嚎之后才被秦凰一枪搞定。
        而这,只不过是开始。
        堂堂不朽神凰,居然被如此欺负,秦凰岂有止步住手之礼?
        三分钟,童府一百三十余口人死亡!
        秦凰信奉的就是一句话,人若惹我,抄家灭族!
        想要羞辱她秦凰,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屠杀满门!
        在一个冷兵器时代里,枪这玩意儿绝对是国宝级的大杀器。
        随着那一声声清脆枪声彻底的终结了童家的嚣张跋扈,同时,也惊动了高城府衙。
        当府衙里的人把童家围起来的时候,秦凰就坐在满是尸体的院子里发呆。
        她没有逃,她也不会逃,任何人都不值得她逃,她是秦凰,那被她刻进骨子里的尊严让她生命里从来都不会出现‘逃’这种字眼。
        更何况,她现在正在梳理眼前这不科学的一切。
        显然,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她穿越了,可是那个地球系统是什么鬼?
        不过能抽奖出来火器,这玩意儿很强大啊。
        秦凰本身就非常人,对于穿越跟系统之事,她接受得很快,只是她有两点搞不懂的地方。
        她还能回得去吗?
        显然回去的可能性不高,她现在是一缕残魂附身在原主身上。
        还有就是现在这个身体怎么回事?
        四肢八脉,五脏六腑里都深藏着一丝丝毒液,如同附骨之蛆,无法消除。
        若是现在秦凰还有以前的本事,这点小小的毒液她分分钟就能清除干净,毕竟她可是需要钋元素才能制住的天字一号大猛人啊。
        可是现在她没了以前的能力,除了体术跟一脑子的知识外,貌似就只有那个莫名其妙的系统可以用了。
        只是秦凰此时身体里的毒液深入肺腑,若不及时清除别说修练成长了,恐怕能再活一年都成问题!
        这运气,还真是有够差啊。
        秦凰轻轻皱起了眉头来,顺着记忆一点点捋顺清楚这具身体的各种复杂人物关系。

 

第4章 天字一号丧门星
        很快衙门的捕头们就顺着声响,来到童府。
        捕头们推开童府的大门,瞬间惊呆了。
        刺鼻的血腥味,让府衙里那些见惯了死人的捕头们都心中微寒,所有人都死得一样,额头像是被某种利器惯穿,又像是被某种古怪的功法刺穿。
        见多识广的捕头们也拿不定主意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抽奖使用的枪三分钟时限一过,枪跟打出去的子弹都从这个时空消失了,只留下那些一般人无法解释的痕迹。
        当收到手下禀报的情况时,高城知府宋天明很谨慎的让人把现场唯一幸存者秦凰请到了府衙内。
        秦凰毕竟聪明,眼下示弱才是最明智的。所以不论宋天明问什么,秦凰都只一个回答,不知道,当时她晕过去了,醒来时童府就那样了。
        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在整个大周皇朝都颇有废物名气的秦家大小姐,宋天明没有怀疑人是她杀的,反而客气的叫人把秦凰送回了秦王府,然后再调集府衙高手来查明童家灭门真像。
        当秦凰回到秦王府的时候,迎接她的并不是家的关怀,而是如潮般的流言蜚语。
        秦王府家的大小姐也顺利的在这潮水般的谣言中,从一个废物进化成了一个天字号的丧门星!
        刚嫁进童府一天就克死了童家上下近两百口人,克得童家灭了门,这不是天字号丧门星是什么?
        所以当秦凰被送回秦府的时候,秦家现任家主,秦凰的二叔秦武烈连接都没来接,只是派他的三房太太秦许氏接手秦凰。
        秦许氏从看到秦凰的第一眼起,这位三房姨娘就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
        秦凰在看她,一动不动,同时读取着记忆里秦家老小的数据。
        秦家除了秦老王爷之外,现在第二代还有两位当家人,秦武烈与秦凰的三叔秦忠烈,不过秦忠烈一家远在京城长安城维持秦王府尊严,家里就只有二房掌管。
        秦武烈有三个老婆,大房秦邹氏,名叫邹玉人,秦凰从小到大很少见她,到是二房秦辜氏与三房秦许氏以及他们的子女,也就是秦凰的弟弟妹妹们常见。
        现在,陪着秦许氏一起来迎接秦凰的就有她的三堂姐秦玉柳,一见面,没有安慰,没有好脸色,秦玉柳当着不少仆人的面就骂开了。
        “呸,一个扫把星,废物,嫁出去了还回来干什么?不如跟童家一起死掉算啦。”
        秦凰抬眸,冷若冰霜的看了她一眼,举步就要回属于她的院子,她现在要调查清楚体内毒素成份好对症下药,没空陪秦玉柳废话。
        “滚开!”秦凰的眼神深深的刺在了秦玉柳的身上,秦玉柳对上秦凰的眼神,下意识的就让开了,等秦凰走了之后,秦玉柳才反应过来。
        ‘刚刚那废物居然骂了我!而我居然真的让开了!’
        秦玉柳脸刷的一下全红了,然后心里腾起滔天怒火。
        ‘这个废物,这个扫把星,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小贱人,她,她居然敢骂我!’
        秦玉柳心头火山爆发了,带着汹涌的怒气朝着秦凰追了下去。
        “站住,你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小贱种,你刚刚居然敢骂我,今天本小姐非要把你……”说话间,秦玉柳追上秦凰了。
        秦凰站定,回身,甩手,一声脆响,五个清晰的巴掌干脆利落印贴在了秦玉柳的脸上。
        秦玉柳直接被打的原地转了360度,她惊呆了,满脸的不敢相信。
        她,她竟然被一个废物给打了!
        而且,那速度快的,连躲闪都来不及。
        “你若再敢骂我一句,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秦凰血淋淋的宣战宣言,让以前一向把秦凰欺负得死死的秦玉柳彻底懵了。
        这废物是哪来的底气?难道是疯了不成?
        原本站在旁边看自家女儿欺负秦凰的秦许氏站不住了,可是不等秦许氏冲上来说话,秦凰又把矛头对准了她。
        “三姨娘,如若你也想来凑个热闹,那我不介意在死前喷你一身血,反正我这条烂命也活不了多久了,不信的你就再走上前一步试试!”
        说话间,秦凰的指间多出来了一柄锋利的小刀轻轻转动着。
        秦许氏,秦玉柳,以及许多侍卫,下人全体失语,懵逼,他们感觉秦凰嫁出去一天之后回来,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秦许氏同样也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他能成为秦武烈三房也不是被吓大的,可她清楚的知道,如果秦凰真在她面前死了的话,闭关的秦王爷绝对会爆怒,到时候她秦许氏不死也得脱层皮!
        光脚不怕穿鞋的,秦凰显露了来的狠辣气质,瞬间便将这母女俩镇住了,待回过神来时,秦凰已经飘然离去了。
        “该死的,这个小贱人简直无法无天了!娘,啊啊啊,她居然敢骂我,她居然敢威胁我,啊啊啊,气死我了……我要杀了她!”
        秦玉柳带着人追了上去,却被秦许氏给叫了回来。
        “这小贱人莫不是有什么依仗?不行,玉柳别去找她,去找你二姐……”
        身为一个大户人家的女主人……之一,秦许氏还是有点脑子的,开始叫女儿去怂恿二房的女儿秦玉凤,到时候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有二房在前面顶着了。
        秦玉柳也不笨,很快就会了母亲的意,一扭身就找二姐秦玉凤去了。
        家主这三房母女不待见秦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的来说,是整个秦王府,除了老迈的秦王爷之外,其他几乎所有人,包括下人都不待见秦凰这个秦府大小姐。
        大家的心思都一样的,认为秦凰这个废物丢了秦王府的脸,所以,把她弄走是秦府上下大家共同的心愿,比如秦家二房二小姐秦玉凤,她就为撵走秦凰她曾下过不少力气。
        所以秦玉柳没废什么心思,就只跟秦玉凤说秦凰克死了童家上下近两百口人又回来了。
        秦玉凤瞬间就急了,她心里巴不得秦凰早点滚出去,省的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别人嘲笑秦府小姐。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112seo.com(皖ICP备14007495号-6)   2019-11-15 1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