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信息网|手机

舌尖上的千阳---棒棒面,麻食

新朋友 点击上方一键关注小编微信:qianyangshui

出来混,千阳微生活 迟早是要关注的!

棒棒面,麻食----难忘的岁月

文 | 千凤伊人


八十年代末,农村经济好转,千阳人终于过上了日求三餐顿顿面,夜求一眠席梦思的生活。但顿顿面也会让人烦,棒棒面麻食应运而生,激活了整个七十八十年代出生的人的味蕾。

地里没活的日子,下雨天不能下地的闲暇,除过男人外,家里的大人小孩挽起袖子齐上阵,就为做一顿棒棒面、麻食。


做棒棒面麻食必须盐水搋面,先化些淡盐水,春夏可用凉水,秋冬一定要用温水。看着盐水一点一点倒入面盆,一双筷子在盆子里灵活的搅动,很快面都变成了棉絮。


这时,筷子下阵,换上手,用一只手按住面盆,另一只手在面盆里把棉絮往一块揉,一会儿工夫,老碗大一块面团揉光了。


揉面一定要有经验的老手,好掌握面的多少,因为吃棒棒面,麻食费面,揉的少了,做饭的人得饿着。揉时手后掌一定要用大力,面揉的不到位,做出来的棒棒面麻食不好吃。硬了棒棒面容易断,麻食容易豁口;软了棒棒面没有嚼劲,麻食没有花纹。

饧面的这工夫,就要准备蔬菜了,胡萝卜、洋芋、豆腐、蒜薹这些可切丁丁颜色鲜艳的菜是必不可少的,再准备些鸡蛋、西红柿、辣椒、韭菜就更完美了,还可准备些叶子菜好清下。既可增加饭菜的颜色,还可提升人的食欲。


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一大家老老小小齐聚大案边,一个人专门做面条,先把饧好的面用擀轱辘推开,擀的比往常吃面条的面厚些,再把它切成比筷子长但筷子细的长条,然后分发给围在案边的人。这时你看案上大手小手一齐蠕动,面条在手掌心下滚来滚去,几个来回下来,面条细而长。


就有孩子奶声奶气地喊“婆,婆,你看我做了个长虫”。


婆便慈祥地看一眼乖巧的小孙女,“嗯,我娃手能很么,好好学,长大了给你女婿娃做着吃去。”


小孙女就睁大双眼,“婆,女婿娃是个啥娃,我怎么没见过。”


“哦,女婿娃等你长大了就见了,现在好好学手艺”。


懵懂的小女孩眨巴着眼睛,似懂非懂地看看婆,又专心致志地做起来。


那边的小孙子不愿意了,“妈,妈,你看我做了个蛐蟮,比姐姐的好看”。


妈妈也抬起头来,看一眼调皮的小儿子,“哦,不错啊,你也好好学做,长大了好给你媳妇做着吃”。


“哼,我才不要媳妇呢,像你了难伺候的”。


这时妈妈羞红了脸,偷看一眼婆婆,作势要打孩子,“没大没小的,谁给你教的这话?”


调皮的儿子头一偏,妈妈顺势就放下扬起的巴掌,这时婆婆会笑眯眯的看一眼小孙子,哈哈大笑起来,案边的所有人都笑了。以往婆婆和媳妇日积月累的龃龉也在这一笑间云消雾散。

于是,在婆婆媳妇孙子的谈笑声中,棒棒面就摆了大半案,面也所剩不多了。


婆就会说:“剩下的面咱做麻食。”然后拿出早就就准备好的干净草帽,又把面切成一指宽一指节长的面片,给所有人都分些。


她率先做个示范,拿起面片在草帽上用大拇指压住灵巧地滚一下,大拇指上就套了个螺丝糖状花面,有些像蚕蛹蛹,看起来十分养眼,螺纹正是草帽的花纹印痕。


案边的小手很快就抢过草帽,自己动手做了个出来,可惜不得要领,豁口了,或者没有团成螺丝形,还是面片,或者烂了,便两指一捏重新来过。

有时,还会因为做的好看不好看起纷争,两个孩子吵吵到一块,但不影响手底出活。


面团在孩子的嬉闹声中变小了,大人们便由孩子在案上研麻食。


婆媳两架火烧水炒菜,大锅里水尚未开,小锅里菜熟了。小馋猫们就扔下面片,一人端一小碗菜咥起来,看看案上,长虫、蛐蟮、蚕蛹蛹摆了一案。后锅又添些水进去,好打汤。


这时,水开了,长虫、蛐蟮扑齐扑腾跳进了滚烫的开水锅里游起泳来,大人做的长面在锅里像龙作莲花转,小孩做的长虫蛐蟮由于粗细不匀,很快有一部分断了沉底了。小孩心性好玩,便要求婆和妈下蚕蛹蛹,她要看蚕蛹蛹游泳。大人无奈,便下些进去,以满足孩子的愿望。

火架得更旺了,气冒得更大了。很快面就熟了。


大人们拿筷子把棒棒面捞出来盛到碗里,用笊篱把麻食晾到茶盘里。


你听,厨房里一派祥和,“婆,婆我要吃棒棒面干的”,


“妈,妈我要吃麻食汤的”。婆和妈一连声地答应着,赶快给孩子调好。


看吧,棒棒面晶莹剔透,看起来劲道十足,洋柿子的红,鸡蛋的黄,蒜薹的浅绿,洋芋的微黄,豆腐的白,叶菜的纯绿,油泼辣子的艳,臊子油的汪,让一碗饭变成了一件艺术品,不吃都感觉赏心悦目。而麻食是汤面,臊子汤是油汪汪的艳红一片,韭菜做的漂菜浮在上面,让人食欲大开,连着能咥几碗。

各种香味也在厨房,在院子,在整个村庄飘散开来,这时出去闲游,或者睡大觉的男人们就像藏在门后看着,也准时出现在一辈子都进不了几回的厨房,端起大碗捞面,舀的冒了尖,看那架势恨不得给碗打个院墙,蹲在院落或者脚地就狼吞虎咽吃起来。


可惜,这样美好的生活没过几年,村上就有了饸络机,麻食机,要吃直接端面去,回来时棒棒面,麻食都压好了,回家就下,方便多了,也解放了一部分劳力。但我再也没有吃出那时的味道,老感觉一股生铁味弥漫在棒棒面、麻食上。


好怀念那年那月那人那面啊!



112seo.com(皖ICP备14007495号-6)   2017-05-24 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