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信息网|手机

歧视有理,被炒活该

1

Pauline 姐姐从魔都回来,刚下飞机就收到短信:京城奥派出大事了。我柳眉微蹙,这才出去多久,猴儿们就管不住自己了。

问清楚原委,原来是这么回事。美团有个员工叫田源,负责某个业务线招聘。他在公司群里发出了一则招聘启事。其中有五条惹了麻烦:

不要简历丑的

不要研究生博士生

不要开大众的

不要信中医的

原则不要黄泛区及东北人士

本来只是跳跳大神,但同事们觉得舞姿太绰约,就截图发到社交平台。问题是,美团的公司形象正处在历史谷底,和锤子科技差不多,这么刺激的新闻让王兴的小心脏受不了,立马把田源扫地出门了。

炒掉一个愚蠢的员工,这是多大点儿事啊。Pauline姐姐也是公司高层,经常对崇拜张五常的下属喝斥打骂,发现有员工喜欢王石,一定扣薪炒掉。但田源自称奥派,这我就不能不管了。因为Pauline姐姐是名门正派,在京城宣传正宗奥派,如果被这种三脚猫毁了声誉,以后就很难开讲座敛财了。

我打听了一下。果然,田源没跟我学过奥派,他拜在人称“铅笔社万峰”的布尔费墨门下,属于国产山寨。

我舒了口气,但深深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2

奥派的观点是,任何“歧视”都是自然的,organic的,源于人性。“歧视”无非是“偏见”,是个活人就会有“偏见”,又不是圣母或天使,讨厌、排斥乃至憎恨,都是人类的正常情感。

地域歧视、性别歧视,甚至种族歧视,无非就是互相吵骂,太稀松平常了。白人骂黑鬼,黑人骂白猪,日本人骂支那,中国人骂倭国,你歧视我,我就歧视你,谁也不输谁。

但世上有种人,叫卫道狂魔。这种人面目可憎、语言乏味,但喜欢作揖、鞠躬和奉承,总觉得自己崇尚平等和博爱,浑身正能量。为了凸显自己高人一等的道德情操,他们纠结在一起,开展起“反歧视”的精神卫生运动来。

先给日常语言消毒,“妓女”要叫“性工作者”,“美国黑人”要叫“非裔美国人”。再打着“政治正确”的旗号,到处施压。看到电影里的犹太人角色尖酸小气,就鼓噪种族主义幽灵不散。最无耻的是,推动政府立法,禁止各种“歧视”行为。

这场政治运动是由知识分子发动,难免引火烧身,闹出很多笑话。

符号学家艾科写过哥伦比亚大学里的反歧视轶事,相当荒诞。假如一个学生的答案错了,教授直接指出来就会犯了“智商歧视”的禁忌。正确的做法是说:对不起,我问题没说清楚,让你理解错了,请容我再给你讲一遍。又或者,学生有个幼稚的观点,教授千万不能说“你太年轻,没经验”,因为这属于“年龄歧视”。

但“反歧视”真正的受害者是商人和企业,因为这场运动的组织者是知识分子,他们视别人的金钱为粪土,特别鄙夷市场里做买卖的俗人。所以,他们反对各种歧视,唯独不反对对商贩的歧视、对富人的歧视和对资本家的歧视。相反,他们大张旗鼓地鼓励这种歧视。

比如马克思主义,是典型的“阶级歧视”理论,歧视资产阶级,歧视小布尔乔亚,却一直被知识分子供着,当成救世主的福音,在校园讲坛上,在左翼媒体上布道。

知识分子不认为把商人叫“奸商”,说富人“为富不仁”是歧视,相反他们认为商人天生不道德,靠剥削获利,歧视并压榨劳动者,政府应该监管他们。

在政府的“反歧视”法令中,可怜的商人和企业被设定为潜在的“歧视者”或罪人,承担着“反歧视”的责任。

在美国,企业招聘时要分外小心,不能问年龄、族裔、宗教、婚姻、身体状况等,因为会触到雷区。平时工作也得分外小心,美剧《亿万》里,一个自认为“无性别”的女性,同事聊起她,用“he”用“she”都是“性别歧视”,不得已只能用“they”。解雇犯错的员工更得小心,因为员工有可能找个“歧视性解雇”的理由告上法庭。

对于这种表面进步、实则野蛮的“反歧视”乱象,奥派的立场很清楚:支持歧视。每个人都有权带着自己的偏见行事,其他人或政府都无权强迫一个人改变偏见。企业更是如此。

健身房招教练,当然该有“身材歧视”,拒绝罗永浩。美容院招前台,当然该有“相貌歧视”,拒绝罗玉凤。歧视是无处不在的,反歧视就是反人性。

奥派的理由也很清楚:基于私有产权不可侵犯。企业是可以按照自己设定的任何条件招聘,即使某些条件是“歧视性的”,比如说“不招东北人”。但政府无权干涉,任何人也无权干涉,因为这是企业的权利。谁的地盘,谁说了算。

一家餐馆挂着“华人与黑人不得入内”的牌子,明显是种族歧视,但政府同样不能干涉,因为那是私人的产权,私人的事务。其他人要想干涉,唯一的办法就是杯葛,或者举着标语牌在餐厅外抗议。

3

那么,田源应该因为“歧视”被解雇吗?

不是应该,而是活该。他只是美团的普通雇员,老板让他做招聘工作,他精虫上脑,罗列出来的条件不仅混乱,而且造成一堆无谓的麻烦,被解雇活该。

美团的话事人解雇田源,是因为田源的“歧视性言论”,还是因为看出田源是个智障或神经病,其实不重要。他有权这么做,是基于产权原则。哪怕他是因为歧视奥派而解雇信奉奥派的员工,也很正当。

如果不是田源,而是王兴自己写的那些招聘条件,可以吗?当然可以,政府和其他个人都无权干涉。原因是,基于产权原则。没人能炒掉王兴,他爱怎么歧视随他高兴。

田源是奥派吗?当然不是。奥派最看重产权,想任意妄为可以,但必须自己是产权的主人。在自己开的公司歧视,是自己承担歧视的后果。在别人开的公司歧视,那是别人承担歧视的后果。

田源被炒掉后,发了个声明,辩称自己没歧视。这就更加证明他不是奥派。因为奥派不虚伪,敢做敢当,歧视就歧视了,就歧视你们当面一笑背后一刀的东北人了,又怎么了?而且奥派最擅长歧视,尤其是“智力歧视”,Pauline姐姐骂骂咧咧写公众号,就是享受这种歧视。

在Pauline姐姐眼里,田源和布尔费墨智商差不多,都属于范雨素那水平。我说范雨素,不是因为她是保姆,而是因为她是毛粉。

哦哦,不好意嘻,我又歧视啦。






112seo.com(皖ICP备14007495号-6)   2017-09-24 02:23